新聞頻道 股票 公司 宏觀 快訊 基金頻道 銀行理財
                首頁 > 公司 > 正文

                河南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私自販賣患者腎臟

                2014-02-20 13:58:08 民主與法制時報

                  3年多的時間,河南農婦徐秀英一直在尋找自己的腎。就在2008年,因為經常性腰疼,她在醫院進行B超檢查時被告知,陪伴自己40多年的右腎,“不翼而飛”了。

                  自己的腎被摘除了,什么時間?什么地點?什么原因?徐秀英一概不知。在此之前,她總共因病做過兩次手術,一次是2006年的直腸手術,一次是2007年的子宮肌瘤手術。

                  聯想到媒體報道中,一些醫護人員聯合售賣人體器官的不法分子勾結,在患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腎取出,徐秀英感覺心寒。

                  為了弄清楚誰“偷”走了自己的腎,徐秀英開始不斷尋找證據、訴求法律。

                  然而3年多的時間過去了,徐秀英的腎依然不知所蹤,法律之路也走得頗為曲折。而她僅剩的左腎也已不堪重負,被查出腫瘤。

                  雙腎正常進手術室

                  家住河南省項城市城郊鄉郭莊村的徐秀英,在2006年之前一直是家里的頂梁柱。其丈夫為民辦教師,當時工資只有300多元,而且工作時間緊,沒時間照看家,徐秀英就擔起了整個家庭的生活重擔。為了讓兒子上大學,她常年在街上賣水果,上百斤重的貨都是她一個人搬運,“那時候身體好。”

                  可到了2006年,徐秀英發現自己便血,便在丈夫陪同下到河南周口市中心醫院做檢查,檢查結果是其直腸上長了一個良性瘤。醫生告訴她,“做個手術就可以,其他指標都沒問題”。

                  放心之后的徐秀英開始考慮手術成本,最終放棄在周口市中心醫院治療,選擇回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手術。

                  回到項城后,夫妻倆東拼西湊借了1萬多元,住進了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

                  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10月8日,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在給徐秀英做術前檢查時,B超檢查顯示其“左腎體積增大,右腎大小形態正常,被膜光滑,雙腎實質回聲均勻,集合系統未見異;芈”。

                  手術時間越來越近,11月份的一天,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給徐秀英再次進行檢查時,突然告知她的血樣顯示是艾滋病血,手術難以進行。聽到這個消息,徐秀英驚呆了,她不相信這個結果,隨即到當地防疫站進行專業檢查,而防疫站出具的檢查結果表明她并未感染艾滋病。

                  徐秀英拿著結果回到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彼時,醫院方直接認同了這一結果,并未再提出異議。

                  徐秀英的手術計劃繼續,不過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是以“直腸癌根治術”進行——在徐秀英尋腎期間,周口川匯法醫臨床司法鑒定所出具的鑒定意見書證實了這一點。

                  2006年11月14日早上7點多,徐秀英被推進手術室。很快,她被全身麻醉。

                  這個手術,一直持續到下午兩點才結束。

                  然后,徐秀英被送進重癥監護室。

                  令徐秀英奇怪的是,院方在手術后又稱她不是直腸癌,而是“直腸絨毛狀管狀腺瘤”。

                  不過,彼時,徐秀英沒有太在意,只要病好了就行。

                  徐秀英術后醒來,醫生又告訴她還患有子宮肌瘤,需要第二年才能手術。

                  就這樣,徐秀英在身體恢復后,回家等待第二年的子宮肌瘤手術治療。期間,她總感覺腰疼和背痛。

                  2007年10月19日,徐秀英選擇了另外一家醫院項城市城郊醫院進行子宮肌瘤手術——相比起來,項城市城郊醫院的手術價格便宜,且丈夫的同學和自家的親戚都在這家醫院工作,便于照顧。

                  這次手術,醫院對徐秀英進行了下半身麻醉。

                  “當時意識還算清醒,(手術)一個多小時就結束了。”2014年2月11日徐秀英回憶說。

                  手術結束,徐秀英回到家中慢慢恢復身體。

                  但直到2008年,她的身體每況愈下,腰疼、背痛現象越來越嚴重。“尤其不敢吃藥,一吃就特別難受。”

                  無奈,徐秀英又到城郊醫院進行檢查,在做B超時被詢問“為什么就一個腎”。

                  徐秀英急忙追問,后來聽醫生解釋說“也有先天缺一個腎”的情況時,覺得自己應該屬于先天缺腎者,便沒再在意。

                  直到2011年,徐秀英與街坊鄰居聊天時,聽說有醫院醫生參與非法賣腎被判刑了。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腎是不是也被賣了?

                  徐秀英趕緊翻出當年住院病歷,才發現其在2006年手術時,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檢查報告表明其雙腎正常。

                  雖然內心著急,但徐秀英沒有急于找醫院討說法。

                  2011年8月26日,她先到項城市人民醫院做了一個腹部CT平掃片,片子顯示:右側腎臟缺如(醫學解釋:在正常人體中應有的部分,如器官、組織、基因等,而某些人體上沒有就叫缺如)。

                  同年9月29日,徐秀英又到位于鄭州的河南解放軍153醫院做了腎動脈造影X線片,片子顯示:左側動脈顯像;腹主動脈右側緣相當于左腎動脈平面見局部缺陷。

                  通過這兩份報告,徐秀英確認自己右腎被“偷”了。

                  隨后,缺乏法律知識的徐秀英以民事起訴方式,將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和城郊醫院告到法院,案由是“醫療損害賠償糾紛”。

                  之后,經項城市人民法院協調,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稱“愿意付給徐秀英7萬元作為賠償,這筆錢是出于人道主義”,徐秀英沒有同意。而城郊醫院則表示“我們沒有動你的腎,所以不賠償”。

                  司法鑒定試圖揭開真相

                  協調尚未有結果時,徐秀英終于了解到,“這不是簡單的民事案件,是刑事案件,還應該有司法鑒定”。

                  于是,徐秀英向法院提出做法醫鑒定,經過多方考量,共同選擇了位于上海的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

                  2012年,徐秀英在項城市人民法院兩名工作人員陪同下第一次趕赴上海,但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只做了相關檢查,并未出具結果。

                  隔了一段時間,徐秀英與法院以及兩家醫院工作人員再赴上海,進行“視聽鎖定證據”,但兩家醫院均不承認動了徐秀英的腎。不過,鑒定中心在詢問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為何手術前檢查有雙腎,后來就少了一個,對方沒有回應。

                  城郊醫院則始終堅稱沒有動過徐秀英的腎。

                  在鑒定中心建議下,徐秀英又返回周口市中心醫院做了一次腹部CT+圖像重組片,這種檢查方式能全面立體檢查出患者情況,更具權威性。

                  該片顯示,“左側腎臟顯影,左腎動脈顯影良好;右側腎臟缺如,未見右腎動脈顯示。”

                  項城市人民法院將這份報告郵寄給了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

                  2013年6月26日,徐秀英終于拿到了鑒定報告。

                  這份鑒定報告的鑒定意見顯示:1.項城第一人民醫院為徐秀英實施直腸癌根治術中存在行右腎切除術的可能性,但難度較大。2.項城市城郊衛生院在為徐秀英實施腹式子宮切除術的過程中難以實施右腎切除術。

                  從鑒定意見中,兩家醫院貌似都沒動徐秀英的腎,但一長期從事法醫鑒定的人員告訴記者:“鑒定報告中的鑒定意見從不肯定結果,基本上最接近的一般是最真實的。”

                  另外,該鑒定報告還闡述了一個專業問題——手術刀口,報告稱“就現有材料分析,在全麻及上述手術切口(記者注:指下腹部正中繞臍切口進腹)的情況下,具有切除右腎的可能性。”

                  鑒定報告還稱,“但因切口位置較低,要行右腎切除術存在一定的困難,故需要較好的手術技巧。”

                  需要指出的是,城郊醫院為徐秀英進行子宮肌瘤手術時,是在項城人民醫院愈合刀口的位置,進行切口,切口較短。

                  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報告也稱,“該手術切口為行腹式子宮切除術的常規切口”,“難以實施右腎切除術”。

                  多個疑點難解

                  盡管徐秀英拿到了上述鑒定報告,但她仍無法確認誰拿走了她的腎。

                  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就此采訪了相關醫學專家。一位不愿具名的專家表示,“徐秀英事件,有3個疑點:第一,手術刀口過長;第二,手術時間過長;第三,術前化驗血時間過長。”

                  手術刀口過長,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鑒定報告亦有顯示,那么,與徐秀英同年齡、同病情的一臺手術需要多長時間?

                  記者以咨詢的名義,對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進行了暗訪,該醫院外科主任陳樹理(音)說:“如果是請河南省腫瘤醫院的醫生來做,需要1個小時,他的技術好,如果自己醫院的醫生大概需要兩個小時。”

                  但徐秀英在這家醫院做手術時卻用了6個小時。

                  而后,項城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劉榮領接受民主與法制社記者采訪時稱:“已經向有關部門匯報了,衛生局領導很重視,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畢竟嚴重傷害到人家器官了,現在公安局已經按傷害罪立案了,調查清楚了,堅決進行處理。”

                  項城市人民法院也回應:“公安局已經按傷害罪立案了,正在協調,很快就會有結果。”

                  可對于公安局立案一說,項城市公安局刑偵大隊董潔(音)卻予以了否認,對方稱:“還沒有直接立案,在進行前期工作,現在正在學習醫學知識,學習好了再去偵查。”

                  顯然,徐秀英尋腎的路程依然漫長,而她的腎到底去哪了?也依然未知。 

                相關文章

                色欲综合久久躁天天躁